小说

尽情阅读


无耻的偷摸


陶明被小姐骑在身下。小姐掉转着身子,将陶明的物件含在口中摇头摆尾的舞动起来,肥硕的屁股坐在陶明的脸上,使他不堪凌辱,小姐很欢实,在陶明身上扭动起来,湿润的花瓣,在陶明的脸上绽放,把陶明的鼻子都弄湿了,一股带着体味的骚香扑鼻而来,使陶明血脉贲张,心猿意马。
“咋样?”
小姐扬起了头,手里攥着他的物件,向他做了鬼脸。“我的水平咋样?”
陶明没见识过这幺不要脸的女人。虽然陶明在心理鄙视她,但现在她还是让他很受用的。
陶明一把把她掀翻在床上,陶明粗鲁的趴上她的身体,他心想对待这样的女人,就是得狠,对她毫不留情。陶明对待她没有一丝的怜悯。
陶明对于这幺一位放荡的女人,心里产生了怨恨,这个女人虽然这幺性感美丽,一下子就勾住了他的魂,可是谁都可以上她,她可以把对待陶明的着数用来对付任何的男人,只要这个男人给钱就行,甚至拣破烂的都行,陶明被这种廉价的温柔弄得有点恶心,于是陶明想报复这个女人,他趴在女人身上谋杀前奏都没有,直接进入了小姐的身体,小姐痛苦的一声尖叫。这使陶明非常开心,于是陶明亢奋了起来,他怒发冲冠,血脉贲张,像一个威武的战士。跟她短相接,越战越勇。
小姐夸张的浪叫,促进了陶明的欲望。干得兴奋之余,小姐腾的,从陶明身下蹿了上来,“来也让我干干你,总是我们女人在身下,现在我要翻身了。”
小姐将陶明按倒,两只圆润性感的大乳房,像活蹦乱跳的兔子,欢快的跳越起来。
小姐分开陶明的双腿,压在他的身上,哼唧的做了起来。
陶明被这个女人弄得浑身通泰, 十分爽快。
女人越做越猛,张着血盆的大口贪婪的似乎要把陶明吞咽下去。陶明真正的领叫了啥叫淫荡。
这时候传来三声敲门声,小姐腾得冲陶明身上下来,当时就面色如土,陶明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啥事情,就被小姐拉下了床,这使陶明很迷惑。
“警察来了,”
小姐小声的对陶明说。
“你咋知道?”
陶明懵懂的问。
“这敲门声是暗号。”
女人掀起床板。命令陶明道“快进去。”
陶明慌不择路,顺着床钻进了下面的暗道,小姐也随后钻了进来。然后,她盖上了床板,暗道里顿时漆黑一片。
“这个暗道是故意设的?”
陶明问小姐。
“是的,现在风声这幺紧,被抓住可得罚个倾家荡产,所以老板想出这个招。”
小姐说,由于暗道里非常寒冷,再加上他们都没有穿衣服,小姐主动的抱住了陶明,两只硕大的乳房压在陶明的嘴巴上。使陶明喘不过起来。
上面传来了说话声,“人呢?”
一个声音洪亮的人在问。
“啥人?”
一个嗫嚅的声音在回答。
“你别跟我装了,我说的的小姐跟嫖客。”
那个洪亮的声音更加洪亮了。
“我这没有啊。”
这显然是老板的声音。
“你唬小孩子呢,这衣服,这裙子是谁的?”
陶明紧张的浑身战栗,他咋跟嫖客连系在一起了,这个离他很遥远的词汇居然跟他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这是不是堕落?
陶明听到老板跟警察的对话紧张了起来。原来警察在抓他们。他居然成了警察的打击对象了。
“警察同志,我这真没有什幺嫖客和小姐,”
老板辩解的道。
“我们在这儿等,就是他们上天入地,我也要抓住他们。”
警察的声音有答谢愤怒,小姐紧紧的搂着陶明,陶明感到到了她身体的柔软和弹性,他也紧紧的报着了她,由于暗道有点逼仄。他们伸展身体就比较困难,久而久之一个姿势待着就很不舒服,陶明感到浑身僵硬起来。
“这些警察啥时候走?”
陶明问。
“我咋知道?”
小姐抓住他的那个东西,揉搓起来,“这个时候你还有喜这心情?”
陶明问。
“这点小事算啥。”
小姐吃吃的笑,“看不你吓得,都阳痿了。”
陶明被她这幺一弄,还真来的精神。“谁说阳痿,想弄你还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。”
“就你这菜样,行吗?”
小姐在他那儿掂量一下。“软啦吧唧的,跟棉花糖似的。”


上一篇:不然我恨你一辈子
下一篇:下班遇佳人